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新聞資訊 > 云藝天動態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眼里的小魏,原來是我們襄陽光彩家具廠老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5-17文字來源:未知點擊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2號一大早,廠里來了一個石大爺,聲稱要找云藝天定制家具的小魏,這就令人匪夷所思,我們公司就一個魏總吖,難道找我們魏總?說著就準備帶他到車間和展廳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邊走著一邊聊,石大爺說他的兒子在武漢單位分的房子,想定做幾套家具,要衣柜、榻榻米、櫥柜等,全屋家具都需要,但是唯一有一點就是不在襄陽,問我能不能做?這是肯定能做的,襄陽云藝天木業做了15年的定制家具,業務開展到了整個湖北省,像十堰、宜昌、荊門、隨州等地都有客戶,所以做武漢地區自然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介紹我們的全套德國豪邁設備時,石大爺說他5年前來過,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這些設備,車間里有很多師傅,現在采用先進的設備了相對來說師傅就少了,一個人可以操作幾臺設備,石大爺看了一會兒,夸我們生產線的效率很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展廳我們從實木到板式家具都看了,石大爺說他之前來的時候我們的展廳還沒有,短短五年時間云藝天發生了翻天地方的變化,還夸小魏厲害,看吧,說到這里我確定他口中的是小魏是魏總無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完展廳石大爺想找魏總談談,剛好魏總在公司所以就在會議室見了面,沒想到倆人互相還認識。我在一旁聽他們交談才得知,石大爺5年前家里做的柜子家具都是云藝天做的,當時魏總親自帶人去安裝的,今天來看5年前的家具還是全好無損,所以石大爺才對我們這么信任,這是他第二次做家具,直奔云藝天工廠。我們常常說好的產品會講話,這話一點都不假,這就是云藝天這么多年的生存經營之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石大爺當時不知道這個小魏就是魏總,今天想想魏總真是低調。這不禁讓我聯想起前幾天去南漳賓館量尺的時候,臨進門前魏總特意交待不要講他是魏總,老鐵看到沒,這就是細節,作為全襄陽最大的本地定制家具公司老總,經常在一線和師傅們一起工作,放眼望去有幾個人能做得到?什么叫不忘初心?作為一個家具公司老總時刻保持著對市場的觀察和理解,走到一線了解客戶的心聲,而不是公司做大了之后就做撒手掌柜,就這一點魏總低調的難能可貴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我送石大爺出去的時候,他還說:魏總今天的生意做的大是有原因的,這么大個老板沒有一點架子,5年前對他印象特別深刻,做事踏實,找這種人做家具才放心……一句話概括大爺的話: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15年只做一件事,為全襄陽全屋定制家具提供無憂解決方案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19971959460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網:www.gzobyjj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:湖北襄陽云藝天全屋定制家具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北省襄陽市高新光彩工業園F4-1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理編輯:湖北云藝天木業有限公司網銷部——小諸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產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類文章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瀏覽歷史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云藝天| 全屋定制家具| 客廳家具| 臥室家具| 餐廳家具| 書房家具| 聯系云藝天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云藝天木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12465號-2 官方網站 www.gzobyjj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北省襄陽市高新光彩工業園F4-1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電話:19971959460 客服QQ:1874601516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預約免費設計方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別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裝修項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